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慈溪去哪生孩子比较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11:12:0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慈溪去哪生孩子比较好,慈溪医院哪些人流,宁波华美医院处女膜修补,慈溪做人流医院在哪,奉化人流做人流医院,北仑做人流北仑那里好,奉化人流打胎需多少钱

原标题:公务员辞职创业:共享相机让摄影不再“穷三代”

“摄影穷三代,单反毁一生。”这句调侃表明了摄影爱好者高价买相机的现实。在越来越看重颜值,图片和视频成为主流信息传播载体的时代,即便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,用好相机拍出好照片也成了“刚需”。

摄影爱好者李韬发现了这个痛点。他从法国留学归来后辞去了国家公务员的工作,2013年10月从淘宝网店主起步直至创办“一拍机合”。在这里,用户可以用每天几十元甚至几元的价格租用到多种相机,让原本“天价”的奢侈品走进了寻常人家。从淘宝开始到发展线下门店,从单纯的相机租赁拓展到提供摄影培训等增值服务,仅仅3年,几乎从未宣传的“一拍机合”拥有了近6万用户,已在北京、成都拥有线下门店,今年年底将拓展到5个城市。

李韬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:“共享相机可以让用户用低成本享受到优质的影像服务。其实生活中有很多事可以通过共享实现,希望人们把更多金钱和时间用在人生体验上。”

从淘宝相机租赁开始发现共享相机的高需求

李韬在法国留学和工作时几乎走遍了欧洲所有国家,慢慢地琢磨怎么在旅行中拍好照片。从拍清楚景物开始,渐渐学会构图、调光,几年下来买相机、摄影书籍等累计烧钱“近20万元”,他笑称当时的自己就是一个“摄影穷三代”的典型。

2010年回国后,李韬接触了很多摄影爱好者,深感他们的痛点:在硬件方面,“器材党”需要不断高投入用于买卖相机;在软件方面,那时线下摄影培训匮乏,网络上教学视频也不多,“技术党”学习摄影不方便。他渐渐萌发了做相机租赁的想法。

2013年10月,他用50万元买了约80台相机,在淘宝上开了一家相机租赁店。有很多人机缘巧合地搜索到他的店铺,“被动地”成了他的客户,那会儿一个月能有50单,客单价约300元。创业的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。

虽然当时共享理念还没有普及,但用户对这种新鲜的模式还是很感兴趣。李韬发现,这不仅能解决摄影爱好者的器材基本使用需求,也能让很多人摆脱资金束缚,不断体验到高新科技带来的器材升级、换新的乐趣。

“如果未来能改变大众的消费和生活习惯,那也算我为社会绿色可持续发展作出的一点小贡献。”李韬说。

后来,实在忙不过来了,李韬选择专职创业。他放弃了稳定的工作,放弃了很多人眼里的“光环”,决心在这片“荒芜”的市场里做出自己的事业。

李韬曾从事商务信用体系建设工作,深知国内信用环境薄弱,租赁行业只有做线下店才能增添信任感。同时,与客户建立面对面关系,可以获知更多人对于影像服务的需求。另外,相机租赁费虽然便宜,但8000元以上的押金还是让很多人望而却步,他希望在线下开展个人信用担保免押金的尝试。

2014年春节后,李韬在北京北三环开了一家线下店,起名“一拍机合”。这不仅成了国内少有的成规模地经营相机租赁服务的公司,他也面对面接待了第一位从线上走到线下的顾客。

令人意外的是,在线下尝试中,他发现在起初的顾客群中有50%为“饭拍党”(指拍明星的粉丝),一群18岁左右的小姑娘,租用最专业相机去机场、演唱会拍摄自己喜欢的明星。但是,她们虽然租用了最好的相机,但是因为不懂技术,拍回来的照片很多都是模糊的。

不少人总缠着“一拍机合”的工作人员询问:为什么我拍的明星不美呢?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其他用户也提出了相似的请求:你教教我怎么用吧。虽然工作人员给他们提供说明书或教学视频学习,但没有针对性,用户又很懒,导致体验效果很差。

“用户需要摄影的增值服务。”李韬的思路一下子被打开,用户不只需要租赁相机,他们最终目标是“拍出好照片”。他想到了从实战角度出发的摄影教学,在实用化的同时融合美学的角度提供摄影审美,这些都是客户愿意买单的。

以线下店为载体,李韬从客户身上发现他们对于影像的更多需求,他们偏好本地化服务,希望可以变通解决昂贵的押金问题,这些需求在线下实践中逐一解决。因此,即使国内线上摄影器材租赁出现了多家同行,但在线上线下同时开花的“一拍机合”迎来了发展机会。

和母亲一起创业 全家人找到人生乐趣

从“最稳定”的公务员到“最折腾”的创业者,辞职创业之初,在国有银行工作了一辈子的李韬父母不同意。后来,李韬父母不仅同意了,在他一个人单枪匹马创业时,退休的李母还从老家赶来鼎力相助。

李韬猜测支持的原因是,“爸爸妈妈那代人经历过改革开放、下海潮,也曾因为各种约束而不得不放弃自我,他们或许在我身上实现了自己曾经的愿望。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出自母爱”。

创业最初的一年多时间,公司里只有李韬和李母两人。李母负责公司的财务、客服、仓库管理,甚至还打扫门店,更操心着儿子的生活。

一次,一位日本人租赁了相机需要上门送机,可北京突降大雪,交通几乎瘫痪。在外的李韬给母亲打电话,让她取消这单服务。李母嘴上答应了,自己却抱着相机出了门,在雪中走了近一个小时。这位顾客在见到满头是雪的李母后,感动不已,连鞠三躬。后来李母告诉儿子:“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信誉。”

让母亲又开始操劳,李韬心理总是有些歉意,可后来他意外地发现,母亲的生活状态也被创业改变了。

刚退休的那段时间,李母在家郁郁寡欢,因为心脏病还总是卧床,给儿子打电话总是离不开穿得暖不暖、吃得好不好、找对象了没有老三样问题。但创业生活的忙碌和不断接触的新观念感染了她,让她开始了崭新的退休生活。

如今,年近60岁的李母看上去神采奕奕,气质斐然。她乐于接受新鲜事物,有很多年轻人朋友。前几年,李韬带父母去新西兰游玩时,母亲自己驾驶飞机独立起飞和翱翔,在北极游玩时,母亲还和父子俩一起半夜在雪地里狂奔,开心得像个孩子。不久前,李母自己要求去肯尼亚拍狮子老虎,俨然探险家模样。

“我没想到创业改变了我们家庭的亲子关系,让我的父母找到了人生更多的乐趣。”李韬曾拉过很多能干的朋友一起创业,但最终总是卡在父母那一关,他特别想告诉父母那一代人,退休的生活不是只有帮儿女看孩子,其实可以有更多乐趣。

增加影像增值服务 从小共享拓展大共享

创业近3年来,相机租赁业务稳步上升,李韬也开始尝试提供更多样的影像增值服务。现在,“一拍机合”推出的摄影培训课程很受欢迎。他们从中央美术学院等专业院校聘请老师,把专业的摄影课程优化为实用性课程,小班一对一带相机教学,(一人一台单反带回家免费使用1个月),不仅教授构图、打光等摄影基本技法,还让学员学会如何高级地修图,把普通的照片修出国画风。

同时,李韬在和银行、网络信用担保机构谈合作,未来有希望大规模地以个人信用担保,免押金租赁相机。他还正在调研、研究如何吸纳家庭闲置相机共享的服务,让小共享变成大共享,提供全方位的城市影像服务。

为了创业,33岁的李韬曾经卖掉自己在北京的房子。面对后来房价暴涨的现实,他承认自己有过压力和负面情绪,但他不后悔,这几年所占领的创业先机,以及得到的精神收获是无价的。

“我希望能改变行业的消费习惯,让我们的品牌更可靠、更有信任感,让人们可以通过共享享受更多彩的生活。”(记者 陈璐)

作者:陈璐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余姚妇科医院哪个好